在这篇博文中,我们将探讨西方艺术中的自然观是如何变化的。


从古至今,西方艺术家都以 "自然 "为主题创作艺术作品。"自然 "不仅包括山川、河流、海洋等景观,还包括动物个体、植物、人体以及自然规律。在西方,出现了多个艺术流派和艺术理论,这与艺术家们看待自然的不同方式有关。

从希腊时代到 19 世纪上半叶,以自然为对象的两大思想流派是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。虽然这两个流派都关注对自然的模仿,但他们在模仿自然的目标、方法以及所要模仿的自然种类上都有所不同。古典主义的核心理论是模仿美好的自然,而古典主义者模仿的主要对象是我们内在的自然,即人体。他们认为,通过对自然的模仿,最终可以达到审美理想。然而,他们模仿的并不是自然的本来面目。他们认为,所有的自然都有美和缺陷,因此他们试图通过模仿美的部分和修正缺陷来表现理想的美。

直到 18 世纪开始的浪漫主义时代,自然或风景才取代人类成为艺术的主要模仿对象。浪漫主义者认为大自然是原始、强大和完美的,而人类则相形见绌。浪漫主义者甚至害怕自然压倒人类的力量。与其模仿大自然的原貌,他们更希望强调大自然的伟大,因此他们对大自然进行了动态描绘,仿佛大自然是有生命的。

19 世纪中叶,西方社会从农业社会进入全面工业化社会,现代主义艺术运动应运而生。这一时期的艺术家展现了一种新的自然观,以应对时代的变化。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曾谈到模仿自然,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,但现代主义艺术家相信技术的进步,他们不再把自然视为模仿的对象。他们认为,未经人工雕琢的大自然本质上是有缺陷的,需要被征服。对他们来说,唯一比自然更美的东西就是那些由人类力量创造出来的东西。现代主义艺术家将大自然作为他们艺术创作的主题,但他们将大自然表现得与真实情况大相径庭,以展现人类精神的伟大。

在经历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悲剧之后,西方当代艺术家开始反叛现代主义自然观,主张将自然人性化。尤其是生态艺术家,他们呼吁回归自然,治愈被科技文明蹂躏的世界。他们认为人类的理性思维无法完全把握自然的本质,他们通过模仿自然的艺术来寻求人与自然的和平关系。然而,生态艺术家的模仿并不追求再现自然的本来面目,而是模仿自然的价值和精神。他们认为,真正的艺术是与自然完美和谐的艺术,尽管它是人造的,但似乎是自然的产物。